這是十多年前的故事了。李太太就像一般的病人走進來,沒有任何情緒上的異樣。護士小姐請她換上手術的衣服,問了必要的問題,確認手續都辦妥了,就帶她進開刀房間。接著麻醉醫師來了,老練的口氣,輕柔的動作,兩三下李太太就被麻藥擺平了。我這時才上場,熟練的進行取卵手術,一顆蛋、兩顆蛋、三顆蛋...順利取出八個卵子。我心裏想,今天一切順利,這次試管嬰兒治療,懷孕的機會很大!異於平常的是,李太太要求用之前先生存在醫院的精子授精,但因為之前別人也偶有此事,所以沒人以為異。

隔了兩天,卵子已經長成胚胎,應該要植入李太太子宮了,卻久等不到她出現,大家都很吶悶,怎麼回事呢?久久之後她來電了:「她先生在取卵手術前一天出車禍,當場就病危了,但她還是照原定時間來取卵。今天是應該植入胚胎的日子,她先生卻在清早過世了,所以她沒有辦法來,請我們先把胚胎冰凍保存起來。」。 大家一聽之下,一時間都愣住了,怎麼會有這種事情?但馬上照她的意思先將胚胎冰凍保存再說。

兩個月之後,她出現在醫院,要求將胚胎解凍植入子宮。我看著她的眼睛,看出她的堅毅和決心。她娓娓告訴我:他們夫妻非常相愛,即使是不孕症,也完全沒有影響到他們的感情。現在即使她先生已經過世了,她下定決心要為先生留後,所以要解凍植入胚胎。感人肺腑的告白和要求,我幾乎要跟著熱淚盈眶。但職業和理性告訴我要勸阻,我一人的力量不夠,旁邊的護士、助理、大家全都加進來,你一言我一語,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久久之後,她總算暫時打消此意。時至今日,十幾年過去了,她未再出現。我有時候想起她的故事,也會猜想她現在也許早已覓得第二春,幼子稚女的笑聲在她左右不斷;也會感慨他英年早逝的先生,實在福氣不夠。

短評:
人工生殖產生許多新的法律問題。此個案發生當年尚未有人工生殖管理辦法可依循,李太太想要為過世的先生留後,於情可以理解,但以人性來說,她尚年輕,日後再嫁人的機會很大,若是生個遺腹子,這孩子的將來是否因此受到不利影響,值得關切。人工生殖管理辦法發佈之後,明定夫妻一方死亡,胚胎必需銷毀,今日要是再發生類似事件,有規定可依循,處理起來固然容易一些,但對人性和命運的欷歔卻不會稍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旭陽教授 的頭像
張旭陽教授

張旭陽教授不孕症及婦產科諮詢室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