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她來到急診,臉色慘白,呼吸困難,腹漲如鼓,血壓量不到,顯然狀況緊急,急診室裡一陣手忙腳亂,馬上打上點滴,給予氧氣,並且迅速安排電腦斷層檢查腹漲的原因。焦急的家屬圍繞在旁邊,緊張的告訴醫師:「之前都是好好的,沒有任何異樣,今天早上在刷牙的時候忽然間就昏倒了‧‧‧」

很快的電腦斷層檢查出來了,急診科醫師面色凝重的指著攝影片子:「下腹部有巨大腫瘤,腹腔內有大量的腹水,推斷是婦產科癌症可能性最高!」婦產科醫師很快的應召到急診,看著病人和攝影片子,腦袋瓜裡迅速閃過老師教導的卵巢癌的臨床表癥,心裡想著何時需要幫這位年輕小姐開刀治療;就在這時候,忽然間病人開口了,要求避開家屬和婦產科醫師私下談話:「我前幾天瞞著家人,偷偷的捐卵賺外快!會不會是捐卵的併發症?」婦產科醫師這下子忽然間明白答案了:「卵巢過度刺激症候群!」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笑了。一向緊繃著一張臭臉的他終於笑了,可想而知他是卸下了多大的壓力和痛苦。他鐵定是個好老公,每次太太來看不孕症門診,他一定跟著來,話不多,有問才有答,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永遠是臭著一張臉,好像是對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懷著敵意,也好像是為自己必需來到不孕症門診感到忿怒,又好像是對自己的命運生氣不滿;可是我又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對太太的愛,使得他壓抑著情緒、耐著性子,一次又一次陪著到門診來。

這使我想起其他不少的例子。有一次我隔著診室的門就可以聽到外面有位不孕症的病人在大聲嚷嚷,經過了解,其實是病人本身蠻不講理,等她進到我診室後,我若無其事的問起病情來,她一樣沒有好臉色給我看,擺出一副連老天爺都對不起她的樣子,為什麼讓她今天必需來看不孕症門診!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醫師與神明原來是可以合作無間,救世濟人的。那天病人的先生帶著太太再度來到我的門診,先生告訴我,自從上次我建議他太太開刀後,他們就回去請示神明適宜開刀的良辰吉日,不巧神明正好回天上述職,無從請示,所以再度回到我的門診。先生告訴我,因為神明不在,所以開刀時間,「由醫師決定就好了」。我受寵若驚,當場李代桃僵,代為決定日期,並且不負所託,盡心竭力把刀開的完美,病人當然也滿意的出院了。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三十五歲,懷孕兩次。聽起來沒怎麼樣,平淡無奇嘛!告訴你,她已經停經,而且兩次懷孕都是停經後的事情。嗯,聽起來有點少見,不過應該都是接受別人捐贈的卵子才懷孕的吧?再告訴你,不然,她這兩次懷孕都是自然受孕,而且都是在接受停經後荷爾蒙補充當中懷孕的。哦,這可希奇了!一般所謂停經,就是卵巢失去功能,沒有卵子了,除非使用別人捐贈的卵子作試管嬰兒,否則無法再懷孕了,那懷孕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她因為罹患早期停經,月經不會自然來,當然也不會自然排卵,所以之前嘗試過使用排卵藥,注射排卵針,不幸全部都是徒勞無功,卵泡完全不生長,醫師只得宣告放棄不孕症治療,在絕望當中,她也只能無奈的接受命運操弄。然而即使暗夜無影,心願深沉,此時卻存在著暗夜中的一線希望:「超音波下仍然可以看到一些小卵泡存在卵巢內」!醫師力勸她要持續使用停經後荷爾蒙,否則子宮和陰道就會漸漸萎縮,骨質疏鬆也會漸漸嚴重;此外,還基於一件很重要的原因:有些早期停經的病人,在使用停經後荷爾蒙當中會自然受孕!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懷孕二十週,那天被送來急診時,已經瀕於休克狀態了。低血壓、盜冷汗、頻脈、蒼白、腹痛、肚子也鼓鼓的。大家七手八腳,趕快做必要的處置,先穩定生命徵象,再尋找原因,很快的病因出來了:腹內大出血!

為了救命,我們連夜緊急手術。肚子切開了,孕婦整個肚子內都是血,赫然發現原來是子宮破了個大洞,胎兒由洞口掉到子宮外,已經奄奄一息了!別無選擇,我們著手切除子宮,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她的命救了回來,但遺憾的,救不了胎兒!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僅只對這對夫妻印象深刻,也對先生的媽媽印象深刻。先生說不出有何異常,但看起來似乎不是那麼聰明。太太是外籍新娘,顯然智力無礙,中文也學的不錯。第一次來到我門診,是先生的媽媽跟著來。這對年輕人,不孕症數年,想作試管嬰兒。經過必要的問診和檢查,我告訴他們可以安排作試管嬰兒,他們也就回去了。不期然,隔天就接到病患先生的媽媽的電話,要求我偷偷用她大兒子,也就是病患先生的哥哥的精虫,給這對夫妻作試管嬰兒。我非常的驚訝,因為這位病患並不是精虫問題,何來如此?

聽得出來,這位先生的媽媽有過一段相當深沉的痛苦和傷心。她告訴我,她這個兒子是輕度智障,原因不明,她用盡辦法和關係,好不容易讓他混到專科文憑,其實她這個兒子完全無法獨力照顧自己,也沒人要嫁給他,只好幫他取個外籍新娘。她這個作媽媽的,不忍心看著他們生下智障的下一代,所以要求用她大兒子的精子給這對夫妻。我默默聽著,既感動於母愛的偉大,卻只得告訴她,偷偷用別人的精虫是違法的,但答應幫她問問這對年輕人的意見。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驗孕報告,心裡想著:「該不會是隔壁叔叔的種吧?」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個笑話:一個人長的如何,部分是因為遺傳,部分是因為環境。如果小孩子長的像媽媽的老公,那就是遺傳因素造成。如果小孩子長的像隔壁的叔叔,那就是環境因素造成。說真的,看診時還真是不應該這麼胡思亂想,不過,人心不古,而且這位病人先生的精液檢查完全沒有精蟲,也就是所謂的無精蟲症!她是怎麼自然懷孕的呢?

病人是我一位從事泌尿科的同學轉介過來的。因為無精蟲症,轉介過來看是否可以接受精子捐贈,才看兩三次門診,什麼治療都還沒開始做,病人就告訴我她月經過期,問我會不會是懷孕了?我帶著非常狐疑的態度,但是腦海中閃出老師的教誨:「婦產科開宗明義第一課,看到女人就要想到懷孕」,勉為其難驗個孕,結果居然是自然受孕了!這我可糊塗了!到底為什麼呢?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衛生所護士小姐拿著保險套,示範的套在右手大拇指,對著病患夫妻說明:「像這樣套著,就可以避孕了。」病患夫妻點頭稱是,表示明白了,就滿意的回去。不料下個月,這對夫妻又出現在這位護士小姐面前:「你不是說將保險套套在右手大拇指上就可以避孕嗎?為什麼我太太又懷孕了?」哈哈!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個笑話,為了搏君一笑而已。但你可知道,真實世界上還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這對夫妻,兩人都是大學畢業,都是國小老師,不孕症多年。我看著先生的精液分析報告,發現精液量不足,只有一西西,腦袋瓜裡面迅速閃過幾個可能性:「你禁慾幾天時,做的檢查?」「五天。」嗯,時間點正確。再問:「有沒有全部收集起來?」「漏掉前面一點點。」嗯,情有可原,緊張又沒經驗,難免嘛!但接下來,下面的話可把我嚇一跳:「我先射精在手上,再把手上的精液倒在瓶子內。」天啊!精液分析時,我們都會先給個廣口瓶,教病人把精液收集在瓶子內:「你怎麼會這樣收集的?不是教你把精液收集在瓶子內嗎?」「又沒講清楚!只是叫我把精液收集在瓶子內,又沒說不可以先射在手上!」我望著這位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啞口無言,只能告訴自己:「下次要再加強衛教了!」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尉連長孫吉祥和「新婚」太太李幸育的「死後取精」事件,波折疊起,沸沸湯湯,引起全國關注,其中衛生署態度反反覆覆,甚至勞動行政院長和總統關切,衛生署終於最後時刻轉而同意先取精,讓事情先有轉圜的餘地,人工生殖則待日後再議。

孫吉祥事件既非空前,也不會絕後。這是十多年前筆者碰上類似的故事了。試管嬰兒治療的病人,她先生在取卵手術前一天出車禍,當場就病危了,但取卵手術還是在所有醫護人員都不知情之下完成了。卵子授精是用先前的冰凍精子,在應該植入胚胎的日子,病人先生卻在清早過世了,所以病人沒有辦法來進行胚胎植入,我們就應病人要求先把胚胎冰凍保存起來。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先生年方30出頭,生龍活虎。自從有性行為以來,床上雄風無人可及,每次總要與女伴廝殺數小時,小弟弟猶昂然挺立。不僅王先生深自以為傲,女伴也屢屢高潮疊起,深喜於男伴的超能力,雙方享盡性福快樂。只是兩人結婚之後,時間展轉,匆匆五年過去,兩人膝下猶虛,不禁心慌。原來王先生具有金槍不倒之身,是因為無法於太太體內射精,每次總要手淫才有辦法射精,難怪太太難以受孕。

兩人求助於生殖醫學醫師,因為病因很明顯,馬上轉介給性治療醫師。性治療醫師進行了一系列檢查,發現男女雙方對性的滿意度都很高,也找不出特別的生理或心理因素。醫師進一步擬定治療計劃,打算以生理回饋和電刺激強化太太骨盆底部肌肉的力量,增加性交時龜頭的磨擦力,提高龜頭的刺激感,期望可以達到陰道內射精的目的。

張旭陽教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